日志样式

火速卖资产完成业绩对赌 英雄互娱首季营收净利双降

另外,记者注意到,一季度公司现金流为为-1.32亿元。英雄互娱在季度报中解释称:“本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主要是因为本期支付了2017年股权转让投资收益应缴纳的所得税税金约1.26 亿元,IPO中介费用约733万元,代理游戏版权金约3700万元所致。”

公告显示,交易对方与英雄互娱、英雄互娱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存在关联关系。延安英雄互联网文娱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公司管理人员持股公司,本次交易构成了关联交易。

转让完成后,英雄互娱仅持有量子体育19.88%股权,不再控股。 但是,这5.27亿元的转让对价以及公允价值变动,给英雄互娱带来了超过6亿元的利润。

在公司召开第三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审议《关于出售公司子公司天津量子体育管理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议案》时,,应书岭、吴旦、张永康、王昆作为关联董事回避表决。

公告显示,量子体育评估价值为12.25亿元,对应14.35%股份的评估价值为1.76亿元。而实际交易价格为5.27亿元。交易价格与评估价格相差巨大。

英雄互娱的第一大股东为天津迪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英雄互娱在季度报告附注中称:“应书岭先生为天津迪诺兄弟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 天津迪诺与天津迪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有关联。天津迪诺的股东名单中,第一大股东为杜鑫歆,按照出资比例来看,应书岭为第五大股东。此外,英雄互娱的董事王昆和杨斌也出现在了天津迪诺的股东名单中。

除此之外,另有3家机构也在一季度进行了减持。北京万众天地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在一季度减持了1万股,宁波引爆点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减持了62.9万股,上海毅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村金牛四号投资基金减持了7万股。

“本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主要是因为本期支付了2017年股权转让投资收益应缴纳的所得税税金约1.26亿元,IPO 中介费用约733万元,代理游戏版权金约3700万元所致。”英雄互娱在一季报中解释称。

应书岭系公司开启减持模式

一季报显示,英雄互娱步入营业收入净利润双双同比下滑的尴尬境地。财报数据显示,一季度英雄互娱实现营业收入2.85亿元,同比下降9.97%,实现净利润1.18亿元,同比下滑14.13%。除此之外,还有现金流的恶化,一季报显示,英雄互娱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1.3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320.58%。

不过,自华谊兄弟入局以来,英雄互娱的业绩对赌压力并不小。

应书岭坐镇下的英雄互娱,在完成与华谊兄弟第二年的业绩对赌之后,松了一口气。

对此,英雄互娱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解释道:“此次卖出的价格是根据量子体育前两年在市场上融资的公开估值进行评估的,估值合理。”

按照对赌协议,到了去年,英雄互娱应该完成6亿元净利润才算对赌成功,而英雄互娱2017年年末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有4亿元,离协议规定的6亿元还差2亿元。

另外,受让方的此前也与应书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火速卖资产应付业绩对赌

英雄互娱面对业绩对赌压力也有高招——卖资产。

按照此前英雄互娱披露的业绩对赌协议,公司需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实现净利润不低于5亿元、6亿元、7.2亿元。2016年,英雄互娱实现净利润5.32亿元,与华谊兄弟首年的业绩对赌完成。

虽然靠火速卖资产勉强完成了业绩对赌,但是应书岭所在的有限合伙企业也在一季度开始减持自家股票。

前有王思聪,后由华谊兄弟的入股加持,英雄互娱自挂牌新三板以来从来不缺光环。

去年年末,英雄互娱以突击卖资产的方式完成了业绩对赌,但一季度的业绩增速下滑,现金流恶化,让新三板明星光环加持的英雄互娱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美好。

逼近业绩对赌的关头,去年12月28日,距离年报基准日仅有3天时间,英雄互娱向延安英雄互联网文娱基金转让14.35%的天津量子体育股份,转让对价5.27亿元,可谓火速。而英雄互娱轻松将2亿元净利润的缺口补足,还顺道将年报业绩提高不少。

每一场资本运作,都是豪赌。

值得注意的是,该笔火速转让的股权在细节的处理上也不够到位。这笔赶在2017年末最后3天拟定的股权转让,评估报告文号为“中企华评报字(2018)第1072号”。

另外,天眼查资料显示,天津迪诺注册时间为2015年5月份,注册地址为天津生态城国家动漫园文三路105号读者新媒体大厦第三层办公室A区311房间,与天津迪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址相同。

一季报显示,前十大股东中,天津迪诺兄弟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迪诺”)减持了202.2万股,持股比例降低至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