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样式

如何理解和践行价值投资

首先,这种投资方法过于依赖市场的低估值,如果市场在一个阶段里没有出现低估值,比如美国在1990年代的股票市场,那么投资者就会无事可做。而在中国内地资本市场,这种现象尤其明显。由于股票发行长期供不应求,内地资本市场在绝大多数时候,估值都远高于正常水平(比如企业的重置成本、企业的盈利能力相对应的估值水平)。如果一个投资者在内地市场,只买绝对低估的公司,那么他很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投资标的。

应该说,价值投资需要的知识量是巨大的,任何一个价值投资者说我不学习、不努力探究世界和社会的真相,仍然可以做好价值投资,基本等于胡扯。但是,价值投资之道却是简单的,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概率上更可能增加自己投资组合价值的方法。由此一道,变化出去,方法又何止千万。这正像老子所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所以,投资者如果需要发现“好”的投资项目,在价值投资的第一个层次“买得便宜”上更上一层楼,那么他最少需要以下几个要素:足够的社会阅历,足够的信息分析能力,广博的标的选择空间,以及严酷的投资标的选择标准。找到一个真正好的投资标的,正像两千多年前,萧何看到韩信时发出的那声赞叹一样:“国士无双”。

以上所介绍的,就是价值投资的三个大的层次:先从找便宜的标的入手,然后进一步到寻找优秀的投资标的,最后过渡到利用任何一个传统、或者非传统的、可能增加投资组合价值的手段。这三个步骤从易到难,值得每个价值投资者慢慢追求和品味。

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寻找低估值的投资品,潜在的盈利空间是锁定的。一个好的公司可以给投资者带来数十倍、乃至百倍的回报,但是再便宜的投资标的,也只能给投资者带来最多几倍的回报,很多时候只有百分之几十的回报。而在一笔交易结束后,投资者又需要寻找下一个标的。

价值投资第一个层次:便宜的估值

最后,低估值的一个大问题是,市场在绝大多数时候是正确的,低估值的资产往往是有一些问题的。频繁买卖低估值资产的投资者,经常会掉到所谓“价值陷阱”中去,花便宜的钱买了不太好的东西,结果便宜的变得更便宜。过几年回头一看,估值没涨,资产的质量比原来更差,而后者甚至会导致估值在价格下跌的情况下,反而有所上升。

其实,以上所说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层次、买得便宜和买得好,往往被投资者合并称为“又好又便宜”。很多人认为,价值投资就是这两点:我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价值投资其实还有第三个层次。这个层次很难用一句话来形容,它泛指除了简单的资产质量好和便宜以外,任何有助于提升投资价值的事情:我将它称作“法无定法,契机者妙”的投资方法。

我以为,价值投资最起码可以分成三个层次。这三个层次由容易到困难,值得每个价值投资者一步步探索。

责编:吴昊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而众所周知的大物理学家艾萨克﹒牛顿,曾经在英国南海公司股票泡沫中,赔了一大笔钱。当时的牛顿,一定认为南海公司是一个好公司,否则他也不会倾其所有去买股票。那么,价值投资者在判断一家公司是不是好公司的时候,又怎么能保证自己一定正确呢?

如果投资者审视红杉资本、凯鹏华盈(KPCG)这些风险投资机构,在美国硅谷地区曾经取得过的超高回报,就会发现这种由“好公司”带来的回报,是依靠估值买得便宜所完全无法比拟的。而按照吴军在《硅谷之谜》一书中的介绍,如果不是硅谷地区的科技产业在过去几十年中的超高速发展(实际上他们开创了整整一个新的巨大行业),这些风险投资机构不可能有如此高额的回报。这和买得便宜不便宜没有关系,硅谷地区的风险投资项目很多时候根本没有估值可言:这些投资机构就是靠买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