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样式

德国发行负利率国债 真的要重回负利率时代吗?

  3月22日,德国公布灾难性的制造业和服务业PMI数据后,10年期德国国债瞬间决堤,收益率三年来首次跌至负数;几乎同一时间,美国3个月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发生历史性倒挂,超过4000亿美元的全球债务收益率由正转负。3月25日,危机继续在全球蔓延,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国国债收益率均大幅滑落。

  过去10年,德国作为整个欧元区的火车头和经济领袖的角色至关重要,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随着德国经济前景阴云密布,对整个欧元联盟可能受到的连锁效应的担忧正在加剧。

  伦敦资产管理公司TwentyFour的联合创始人柯克(Gary Kirk)表示,负收益债务的数量在短短六个月内几乎翻了一番,似乎印证了全球资产泡沫的回归。在这样的环境下,基金经理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并重拾等同于量化宽松的逐利心态。


  德国最负盛名的研究机构之一Ifo Institute对该国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数值的判断几乎腰斩,预计该国经济表现创六年来最糟。Ifo Institute预计,德国今年仅扩张0.6%,低于之前预计的1.1%,是对德国最悲观的预期之一。但是,该机构认为,经济的疲软将是暂时的,并将2020年的预期上调到1.8%。
  以负利率发行国债,意味着在周三购入该债券并一直持有至到期的投资者将会蒙受亏损。尽管如此,需求还十分强劲,这只债券收到的竞标数是发行额度的2.6倍。

  根据1月15日德国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德国2018年未季调GDP同比增长 1.5%,全年增速创5年新低,远低于2016年的1.94%和2017年的2.22%。德国联邦统计局在报告中指出,增长已失去动力。德国政府预计2019年GDP增长0.8%。

  根据德国BVMW行业协会最近的一项调查,53%的德国中小企业认为,德国将在明年陷入衰退。

  分析指出,导致全球债市崩盘的原因有很多,最直接的就是美国和欧洲这两大世界主要经济体疲软的经济数据。市场预期美联储的政策将变得更为谨慎,最终将带来降息。这也导致欧洲、英国、日本等央行也普遍出现了宽松政策预期。

  美债利率倒挂后德国发行负利率国债,难道真的要重回负利率时代了吗?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师J?rg Kr?m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如果(市场)对英国退欧的担心加剧,1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还会继续下滑。”但不来梅州立银行经济师Folker Hellmeyer认为,收益率不会很长时间处于负区间,目前人们是因为政治风险而购买国债,背后有很强的情绪因素。


  由于一季度数据表现疲软,欧洲央行已在3月7日的政策会议上下调欧元区经济增速和通胀率预期,并推迟了首次加息的时间,同时还宣布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启动定向中长期再融资操作。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3月27日表示,欧洲央行可以在必要时进一步推迟加息,并可能研究采取何种举措减轻负利率带来的副作用。德拉基还警告称,经济成长的风险上升。
  根据此前IMF公布的全球各国最新的GDP与增速预测情况,德国排于第五位,远低于第四位的加拿大。在2019年1月《世界经济展望》IMF预测德国2019年GDP增速将为1.5%,与2018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相比,这一数值下降了0.6%。      数据来源:IMF,2018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2019年1月《世界经济展望》
  (责任编辑:DF150)

  近日,德国政府以-0.05%的利率发行了24亿欧元的10年期国债,这是该国自2016年10月以来首次以负利率拍卖国债。

  美国投行威廉布莱尔的基金经理表示,我们从未见过实行时间如此之长、范围如此之广、力度如此之大的货币宽松政策。每次宽松政策实行过后都会有一次大清算,而这次的泡沫就是评级较低的信贷和流动性差的私人资产。
  瑞典北欧斯安银行固定收益策略师Lina Fransson预计,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今年将在0%-0.50%的区间内波动。她说,虽然目前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低于这个区间水平,但许多负面消息已被消化,进一步下行的空间有限;不过,若要看到该收益率走高,欧元区还需出炉一连串良好的数据。




  (文章来源:中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