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样式

养老“非吸案”连年高发骗子盯上“银发市场”

一些受访专家和民政干部建议,须明确部门职责,加强事中事后协同监管。长三角某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从事保健、旅游、房产等行业的企业,也会将“养老”纳入其中,很多涉养老“非吸案”公司并未在民政部门登记备案,民政部门无法及时掌握信息,监管很难及时跟上。该负责人建议,尽快对民政部门管理“养老”的内涵和外延做出清晰界定,加紧构建部门协同监管机制。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各地频频曝出涉养老“非吸案”“诈骗案”。2018年11月,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借助养老机构进行集资诈骗的案件:当地一家养老机构许以7%到40%不等的高额利息,和投资人签订各种形式的合同。至案发时,该企业已向近1300人集资,其中大部分是老人。该案涉及资金6565余万元,其中有3000余万元无法归还受害人。

深度透视

多位被骗老人告记者,他们中最少的被骗了十几万元,多的被骗了一两百万元,这些钱几乎是老人们的全部家当。

今年初,民政部发布的《关于贯彻落实新修改的的通知》也要求,创新养老机构管理方式,推动建立养老机构综合监管制度。同时,各地要积极探索建立健全养老服务信用评价、守信激励、失信惩戒等信用管理制度。

“自案发以来,我们这些被骗的老人想到这件事就会泪流满面,不少家庭为此产生矛盾、经常争吵,几位老人因为精神恍惚而摔跤,甚至有老人因为被骗而伤心去世,去世之前还在念叨要追回被骗的22万元。”被骗老人王某说。

多位专家及基层民警、民政干部建议,相关部门应加快明确责任划分,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的部门联动,守护好老人“钱袋子”。

记者调查发现,涉养老“非吸案”受害者主要是老人,一旦钱追不回来,老人们的养老将会失去保障,部分老人健康状况可能急剧下降,一些家庭也会陷入麻烦。

“我被骗了216万元”“我被骗了160万元”“我被骗了125万元”……近日,长三角某市多位老人向记者哭诉了被一家涉养老投资公司骗光养老钱的经历。

日前,湖南常德也曝光了一起以投资养老公寓为名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以发放宣传单和熟人介绍、送礼物、外出旅游等形式,在四年时间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高达7000多万元,800多人被骗。此外,全国多地还曝出以销售老年保健品、收藏品、推销老人旅游项目等为噱头的集资诈骗案件,个别案件甚至带有传销性质。

加强事中事后协同监管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建议,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加强合作,减少盲区,要定期开展一些涉养老“非吸案”专项排查、整治行动,不断提高精准、协同监管水平,争取提前化解风险。基层经侦民警建议,涉养老“非吸案”涉及民政、市场监管、银行、金融、公安等众多部门,各部门应当加强数据共享与联合监督、执法。

亿元“骗老”大案频现

一位基层经侦民警告诉记者,近年来,他们侦办的涉养老“非吸案”中上亿元的很多,甚至还有数十亿元的大案,老人们损失惨重。

据该案侦办民警介绍,从2012年6月开始,这家涉养老投资公司打着养老投资的幌子,先后吸收长三角地区3800多名投资人,其中绝大多数是老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额高达3.8亿元。

退休教师许某告诉记者,她是经朋友介绍接触到长三角某市一家涉养老投资公司的,参加过公司的年会和公司组织的外出旅游,觉得公司有实力,服务又好,加上公司提出投资养老项目可以有8%的年利息,而且投资越多免费住公司的养老床位时间越久。所以,她先后六次共计投入了216万元,除了自己的养老积蓄,还把子女的钱也投了进去。“现在这些钱全都打了水漂,后面的日子不知道该怎么过了!”许某边说边哭。

江苏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建议,在强化部门监管的同时,应加快培育行业自律,由第三方对养老服务机构进行质量评估、开展星级评定,将不法企业列入黑名单。

该市警方近期破获一起涉数千人、以养老为名义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以下简称“非吸案”)。记者调查了解到,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庞大的“银发市场”吸引着越来越多市场力量参与。然而,一些不法分子也趁机盯上了老年人的“钱袋子”,通过高端养老、康养结合、旅居式养老等噱头,从老人口袋变着法子“掏钱”。部分地方涉养老“非吸案”连年高发,且涉案金额动辄上亿元,涉及数千人,不少老人被骗得血本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