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样式

微商修仙记:暴利劣质价高杀熟?是职业还是模

  每天都有新产品、新品牌进入微商世界,这个虚拟世界的卖场颠覆和打破了有形商业物业的壁垒。更可怕的是,驰骋其间的商业思维和理念,逐渐成了不受控制的斗兽。

  文/本刊记者 谭 亚

  爱上讲故事、厌倦平淡无奇的表达的微商商品和品牌逐渐多起来,成为这门熟人生意的风向标。

  “只能说早期的确被妖魔化过,微商今天也在慢慢地证明自己的实力。”经营服装微商品牌的“天天”谈到,做微商的过程中自己被自己逼着去学习了更多东西,微商行业在加速赶路的背后,是一个个具体的微型商人在渴望急速成长。

  暴利、劣质、价高、“杀熟”……这些看上去非常不友好的字眼,让她和小伙伴们经受着无穷的困扰。他们整天在朋友圈卖货,当自己遇到烦心事想发条圈来发泄 情绪时,竟找不到地方。

  微商在近一两年间以迅猛之势朝每个人的朋友圈进击。仔细了解后会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生力军都是前微商时代的代购、买手。他们身上有社交新零售的 DNA,在朋友圈卖货、靠社交网络编织起来的关系网完成销售,有一定心得。

  Lisa 坐在记者面前,桌上的手机不断 弹出新信息,“又出一斤!”消息来自 200 人代理群,一位全职妈妈代理又成功卖出一斤阿胶糕,群里的其他代理跟着发来“鲜 花”和“大拇指”。微商重新定义了她的身份和她家的厨房,也将她平凡的一天划出两个时代。

  就因为是超级新物种,除了从传统行业里渗透进来的基本商业思维,微商没有导航和指南针。最开始那几年行业吃的亏和买下的教训,正为当下的微商生态重装系统。

  不管是一个“物种”还是身份,是职业还是模式,微商才不是没有故事的新同学。

  “纯手工”是微商的另类。相比早期千人一面的产品,手工阿胶糕是微商商业世界一个标志性的商品。它不仅解决了产 品出品的问题,还为微商的品牌 IP 化开了先河。

  “像两个人谈恋爱,‘触电’是很重要的,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免谈。”Lisa 说, 事实上一直被当成新物种标本来放大窥探 的微商,是非常愿意与有资源、有魄力的传统行业大公司进行跨界融合的。

  跨界借力打力,还发生在微商世界内部。记者随机采访的 10 余个微商中,至少有 4 个不同品类的个体,她们的团队之间正好实现了品牌层面的战略合作。其中有减肥产品与服装品牌合作的,也有保健食品与保健饮料牵手的。

  打破行业、品类的边界,微商的商业星火被不断点燃,来自外界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它们像一个酝酿已久的反应堆,集中朝四周飞溅火星,借助新鲜的氧气,去新的地盘彻底燃烧。

  “纯手工是有自己的 IP 的。”Lisa 不 愿多谈割韭菜、造富金字塔这些微商的陈词滥调,对微商颠覆式的玩法更感兴趣。她喜欢去研究,那种感觉就像每天都在打开一本新书。

  那么,这群人不卖货、不发朋友圈时到底在干什么?他们显得越来越神秘。微商从一种职业变成一种自然人身份,出现在朋友圈时喧哗一阵,下线时寂静无声。“做微商头几年每天都觉得自己很孤单。”“天天”今年 33 岁,是一个3岁小男孩的妈妈,她也做微商,卖时尚女装。如果说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那么做微商时常让她觉得,她和微商小伙伴们是一群孤胆英雄。

  商业前景的要义永远是先于别人看见 未来。“2020年以后人们会用哪些产品,我最近在想这个问题。”Lisa 恶补了很多商业类的工具书,想结合自己比较丰富的实践经历,从传统商业的故纸堆里去寻找更多新的洞见。

  “不管什么‘商’,最终都是卖产品。” 小钟也说,微商和传统生产商的商业本质和逻辑其实是一致的,最终都是根据市场需求来设计生产、制作品质优良的产品,再想办法把产品卖出去的过程。

  备受争议,负重前行。微商这个行业尽管受尽非议,但它们的阵营变得越来越庞大、分工越来越明细、玩法越来越多元,已经超出传统商业经验的射程范围,变得野马不由缰。坐阵“朋友圈卖货”,背后云集了越来越多的加入者。正在哺乳期的新手妈妈小钟,持续观望 2 年后最终进入微商行业。去 年下半年,小钟选择了某个品牌做起减肥 产品,正式在朋友圈铺货。

  一边在朋友们看低、不解的眼神中穿行,一边要完成强大的心理建设,他们硬着头皮从头学习、打磨销售技能,完成从“菜鸟”到“大神”的金字塔分级。忙碌的节奏让他们来不及顾及太多,而是保持加速度进入微商这个特殊的角色。

  但她却选择围绕当初的产品选择来讲故事。她注意到,微商的未来一定是小而美、小而精产品的天下,因此选择对的产品才是成功的关键。事实证明,她的选择为她成为总代省去很长一段弯路,并最终成就她顺利爬上 200 人微商团队的金字塔尖。

  “我要卖什么?”她入场时正是阿胶糕的销售旺季,Lisa 非常看重“手工制作”“一人一锅”“自主命名”的品牌特点,这和别人卖减肥产品、卖网红化妆品都是不一样的思路。

  新和旧、传统与现代,它们互相垂涎彼此的东西,都是达成合作的基础。微商谈及了传统行业许多未曾到达过的地方,传统行业也有微商望尘莫及的基础建设,双方互惠互利,微商渐渐走出孤掌难鸣的尴尬,周围不解的眼神也渐渐变得柔和。

  闭上眼勇敢地唱,孤单中喧哗 ;接受失落才学会原谅,熬过深谷等待终将展翅的绽放。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微商在当代商业世界已经占据一席之地。一些灵敏的传统品牌已经祭出试探性的动作,像旧时的者牵着微商的手,从侧室慢慢步入正房。

  如果把人看作一台智能终端,那么他潜意识里的理智与情感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处理计算,理性与感性交互的最终结果会改变这个人的命运。 这样的终极交互过程习惯被世人称作生活的一种“修行”。 同样,在现代商业丛林,微商曾是一株不被人看好的“小树苗”,通过扎根社交平台,借助熟人关系潜滋暗长,形成自己的骨骼,再依附骨骼长出肌肉,最终长成一棵高 大的乔木。它们开枝散叶,站成微商自己的姿态。你可以把它看成互联网新媒体时代的一个新“物种”,只是它自我迭代的速度过快、摇身一变的动作过于轻巧,甚至让人怀疑它是一个没有情感的超级贩卖机。地下盘根错节,面上枝繁叶茂。微商渐渐独木成林,开始“树大招风”,蝴蝶来了、夜莺来了、风也来了……当初瞧不起微商的传统行业,也纷纷低头,渐渐朝它们投来关注的目光。 事实上,不管是微商这个物种还是微商这个身份,抑或是这个职业、这个模式,它们才不是没有故事的新同学。在理智与情感的处理和计算中,它们在混沌中生出薄明。在备受争议中自我发明创造、自我迭代涅槃,微商的“修仙”之路除了崎岖也有坦途,慢慢地也获得更多肯定和赞美。但有了距离才需要路,只是在接下来新与旧、传统与现代的商业社会滚滚洪流中,这样的“距离”,还不知道是谁追赶谁。